24小時咨詢熱線:400-6800558 期刊天空網是可靠的職稱論文發表與期刊論文發表咨詢機構!!!

日本八女提燈的工藝美學研究

發布時間:2020-04-28所屬分類:文史論文瀏覽:1

摘 要: 摘要:目的八女提燈作為展現日本生活風情、承載宗族信仰以及民俗文化的工藝品,融合了和紙、書法、家紋、水墨、宗教、金銅、蒔繪、木作等多種工藝,是日本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對日本八女提燈工藝之美的研究,旨在進一步把握日本傳統工藝的美學特點

  摘要:目的八女提燈作為展現日本生活風情、承載宗族信仰以及民俗文化的工藝品,融合了和紙、書法、家紋、水墨、宗教、金銅、蒔繪、木作等多種工藝,是日本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對日本八女提燈工藝之美的研究,旨在進一步把握日本傳統工藝的美學特點。方法調研日本傳統盆提燈的代表名品八女提燈的結構、種類及工藝流程,比較八女提燈、岐阜提燈、水府提燈和贊歧提燈的工藝特點,分析八女提燈百景系列作品并研討八女提燈中和紙、紋樣、蒔繪3大工藝美學要素。結論解析八女提燈的工藝審美要素,提煉八女提燈“敬”、“念”、“粹”的物語美學特征,這對中日傳統文化比較研究以及中國工藝美術的創作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和借鑒意義。

日本八女提燈的工藝美學研究

  關鍵詞:八女提燈;工藝美學;蒔繪;粹

  日本提燈最早在平安時代寫成的《朝野群載》中就有記載,雛形可以追溯到室町時代,由中國戰國時代的青銅明燈經過演變后傳到日本,到江戶中期經過改良后變成了可折疊易攜帶的照明器具,被稱為提燈。隨著種類和用途的多樣化,提燈也漸漸地脫離了單純的照明功能,演變成展現生活風情、承載宗族信仰以及民俗文化的風物。八女提燈在平成13年(2001年)就被指定為經濟產業省的第一個日本傳統工藝品,體現了日本提燈的精湛工藝。

  1八女提燈的概述

  八女提燈產于福岡縣八女市福島町,相傳是由福島町荒卷文右衛門創制的,文化13年被作為墓地吊掛的場提燈和盂蘭盆節與先祖佛龕共同奉養的盆提燈銷售,多用單色描繪山茶花、牡丹等紋樣來傳達對逝者的尊重與悼念。安政年間,福島町的吉永太平將山水草木花鳥等幽雅的文人畫為題材提升了提燈風雅之美,使其作為納涼提燈而流行。明治初年,隨著藩政府的奢侈禁止令被解除,作為“逸品”的福島提燈需求也急速增長,吉永太平的弟弟吉永伊平應勢發明了速描法,縮短了制作時間,擴大了產量并遠銷歐美,被稱為福島提燈二次改良的革新,這使整個八女地區成為了生產中心。

  相關期刊推薦:《包裝工程》分為專論和信息兩大部分內容。專論著重報道新的包裝理念、包裝環保理念、印刷包裝學術理論、包裝新技術和發展趨勢、新設備、新材料、新工藝等。信息版塊主要報道行業發展新動向、國內外包裝科技發展動態、專利技術等內容。有投稿需求的作者,可以咨詢期刊天空在線編輯老師。

  八女提燈由臺、火袋、輪和房構成,整體框架稱為“臺”,“臺”頂部的祥云樣彎曲板稱為“云手”或“手板”,下面支持的結構稱為“足”;本體部分由貼上和紙或絹綢的竹木骨架構成,稱為“火袋”,火袋中放置“燈明”象征點亮黑暗的智慧之光;火袋上下口用圓環進行加固,稱為“輪”;燈架下由“風鎮”和“房”組成的吊穗裝飾。八女提燈結構的見圖1。

  八女提燈種類繁多,有盂蘭盆節供奉先祖時裝飾用的盆提燈,路邊照明的行燈,夏日納涼的門提燈,佛教寺院山門懸掛的提燈,以及神社裝飾的御神燈等。其中盆提燈包括大內行燈、家紋盆提燈、御所提燈、回轉盆提燈、懸吊盆提燈、靈前燈等多個品種。八女提燈作為盆提燈的名品,除住吉提燈與弓張提燈外,多帶有云首造型,如大內行燈、御天御丸吊燈、御所吊燈、博多長等。隨著現代提燈開始廣泛應用到室內空間照明領域,伴生的和紙提燈、室內提燈以及門提燈等創意提燈品種也逐漸增多[1]。八女提燈的種類見圖2。

  2八女提燈的工藝

  2.1八女提燈的工藝流程

  安政年間,八女提燈逐漸形成被稱為“一條螺旋式”的特色工藝,其螺旋式竹骨由一整條竹筋構成,該竹筋直徑0.4厘米,長可達4.5米,通常由12~15根竹筋接續而成。整體工藝由火袋制作、手繪、木臺制作、涂漆、蒔繪和組裝6大業種分工完成。制作流程包括:(1)“一條螺旋式”轉臺制作,組裝制作竹骨的羽板轉盤,通常羽板8~16枚,邊沿刻有間隙緊密狹窄的刻槽,以形成精致美觀的竹骨;(2)旋轉羽板使竹筋沿螺旋狀纏繞,羽板刻槽以形成火袋,為防止提燈伸縮和紙張破損,用繩線在上下輪間固定竹骨[2];(3)涂刷生麩糊,貼上和紙或薄絹,生麩糊是日本傳統裝幀技法中由小麥淀粉顆粒制成的裱糊材料,接著裁切掉重疊的部分,涂上由膠和明礬水混合的膩子材給火袋打膩加固并使其光滑平整,干燥后拔出撐架[3];(4)內層家紋與外層山花紋樣的二重圖紋手繪工藝;(5)木臺包括上下輪和足部的涂漆工藝;(6)在底漆干燥后撒上金、銀粉形成紋樣,或加以螺鈿、銀絲嵌出花鳥草蟲或吉祥圖案的蒔繪工藝;(8)裝配工藝,木臺、火袋、房及金具的制作程序是平行作業,完成的部件最后在提燈屋組裝成最終成品。八女提燈的工藝見圖3。

  無底稿的手繪工藝是八女提燈的核心工藝,正如工藝大師今村先生說的:八女提燈的特征不管怎么說還是手繪,也是繪師們最想傳承的優點[4]。八女提燈的構圖嚴謹細致,將螺旋狀火袋竹骨的縱方向連接的筋線設置編號,根據弧面特征,結合整體的平衡與留白的美學特點,將輪廓線繪制于對應的筋線位置。采用扁刷技法繪制花瓣,用雙筆技法繪制枝條、羽毛等細節。

  2.2八女提燈與其他提燈的工藝比較

  在結構工藝上,日本提燈主要有兩種:地張式和卷骨式。地張式竹骨以平行輪圈狀成形,并用線繩捆綁固定;卷骨式竹骨以螺旋狀成形,線繩以糨糊粘貼固定。茨城縣水戸市的水戶提燈和京都地區的京提燈采用的是地張式結構,而著名的八女提燈與岐阜提燈則采用卷骨式結構[5]。兩種提燈構造見圖4。

  在紋樣工藝上,《陰翳禮贊》中所述的光明與黑暗中所述的光明與黑暗的交錯間的極致之美體現了日提燈的美學特點。八女提燈與岐阜提燈均以朦朧立體的幽玄之美而著稱,八女提燈通過內層家紋外層山花、內外層山花錯疊以及水墨的層層渲染的二重手繪技法體現,岐阜提燈采用鏤空紙模填涂顏料的刷印技法,用暈染法來控制色彩濃淡而使畫作更加立體朦朧[6]。將八女提燈與日本另外三大提燈即岐阜提燈、水府提燈和贊歧提燈進行比較,從產地、用途、品種、形態、竹骨工藝、材料、紋樣及美學等方面進行分析,八女提燈、岐阜提燈、水府提燈和贊歧提燈工藝比較見表1。

  3八女提燈的工藝美學解析

  八女提燈結構工藝復雜,汲取了八女手抄和紙、八女福島佛龕工藝之精華,并融合了和紙、書法、水墨畫、家紋、蒔繪、木作等多種工藝形式,傳承了日本精湛的工藝文化和意匠美學,體現了日本“敬”、“念”、“粹”的物語美學。

  3.1和紙與“敬”之美

  提燈作為紙的造型藝術,和紙是重要的構成要素之一。八女手抄和紙始于1595年,是九州最古老的和紙工藝。八女市南端的矢部川得天獨厚,清澈的溪水、優質的石灰巖加上森林茂密,特產長纖維楮樹皮。質量絕佳的原料經由流漉手抄工藝,使長纖維的楮樹韌皮與短纖維混合,隨著手擺動方向、力度和節奏的控制,排列、纏繞、交疊在一起,并由黃蜀葵或糊空木黏液來減緩紙漿流動的速度,加強纏繞。成分比例和手法的不同,形成千紙千貌,仿若具有生命,這些天然肌理和疏密韻律是匠人遵從自然造物變化法則磨練的技藝,在和紙中自然以未經掩飾的風貌展現其力量,讓人油然起敬,正如柳宗悅在《和紙之美》中提到: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用耳、用手、用眼來贊嘆和紙之美[7]。“紙”的日文發音與“神”相同,可見日本將和紙推崇為至高無上的存在,越美麗的和紙,越是不敢草率使用!都堜踔貙氂洝防L本中拾紙的畫面充滿了對和紙的惜敬之情。和紙之美不僅在于紙本身,而且在于紙的承載。吉永太平在提燈火袋工藝中汲取了典具貼紙的精湛工藝,結合八女手抄和紙,再現了和紙的強韌性和透明感,配以山水、草木、花鳥等自然題材彩繪的藝術表現,流露出了幽邃雅致的風情,而經年變化中逐漸泛黃的提燈則呈現獨有的“澀”美,讓人感受自然催化下歲月的寂寥色調?梢,和紙取材自然、師法自然、再現自然,表現了禮敬自然之美,提燈作為其載體無論是中元祭祖還是夏季風物,靜觀細品中可感受自然恩澤下的和紙之美。

  3.2紋樣工藝與“念”之美

  好的工藝創作最終目的是以技傳心,以藝動情,情是美學價值的重要體現。盆提燈是為逝者之靈照明回家之路的儀式所用,八女提燈的匠人在精工細畫中將“技”與“魂”融合,通過給予生命靈力的細膩手繪,以“一筆一念”來緬懷故人,寄情思念。紋樣構圖的幽玄和留白意境,藝術化地再現了“盡在不言中”的物語,是對逝者最長情的告白和思念。日本文化中的親植物性,盆提燈以花繪為外層紋樣,常見有芙蓉、菊花、桔梗、女蘿、牡丹、蓮紋等。菊花端正優雅,作為寄托之花有思念和念的涵義,蓮花表征佛陀及佛法。最近也常見清新明艷的櫻花、螢火蟲、孔雀、秋草等紋樣,櫻花代表著日本人的生死觀,淡淡的粉紅色的花瓣與思念中溫柔的那人重疊,讓人不盡憐愛。八女提燈內層紋樣主要以淡墨山水和家紋為主。像這樣內素外艷、內晦外晰的二重紋樣在傳達逝者追思的沉重外,那一筆筆簡約的亮色,刻畫記憶,也傳達給逝者生者安好的訊息,再現“念”之美。家紋最初起源于平安時代末期,作為護身符,家紋應有精神內涵,使家族成員信服、凝聚和寄托信念,建立共識與認同并得祖先神明護佑[8]。重大儀式中家紋的使用表現了血統集團即家庭的名譽,也是強化家族意識的體現,對家族成員有著無聲的約束作用,為避免家族名譽受損,在行為道德上都要端正小心。盆提燈中家紋的使用隱含著家族集團的歸屬感和對家族歷史及成員的敬念。除了家紋外,八女提燈中的御神燈則會繪制神社所用的神紋,著名的神紋有賀茂神社的葵紋、信濃諏訪明神的梶葉、天滿宮的梅缽、出云大社的龜甲和“有”文字、伊予大三島神社的折敷三文字、肥后阿蘇神社的鷹之羽等。八女提燈百景系列將家紋、山水與花草紋樣圍繞“念”物語搭配組合的二重紋樣提燈作品,作品“三保松原”和“西京之松”是內層山水與外層松紋搭配,意喻萬古長青之念;作品“扇面七草”的扇面紋和秋日七草紋以及“朧桔梗”的錯疊桔梗紋體現念中的風雅;作品“五重之塔”以凜凜塔紋與桔梗紋,莊重典雅,感受安息之念。八女提燈百景系列紋樣見表2。

  3.3蒔繪與“粹”之美

  粹是江戶時代的一種美學意識,意指凝練豐富文化底蘊、追求極致美感的藝術表現。蒔繪能制造出無限的可能,與其他工藝結合展現了日本“粹”之美。輪島的漆藝蒔繪職人北濱幸作認為:客人的滿意不是作品的標注,自己滿意了才是終點[9]。表現了日本匠人對極致之美的探求。八女提燈將八女福島佛龕的木作與蒔繪工藝與提燈完美結合,以紫檀、櫸木、櫻木等名木的木作臺具上精工華美的蒔繪成為八女提燈重要的審美要素,與素樸的火袋形成對比,展現了華美的一面。平安時代,日本漆工創造性地把中國灑金罩明研磨推光的“末金鏤”發展成為“平塵蒔繪”,到江戶時代出現了集“研出蒔繪”、“平蒔繪”、“高蒔繪”于一身的“肉合蒔繪”[10],后期還發展出以螺鈿、銀絲嵌出花鳥草的工藝,這種工藝用漆需經3~5小時右干燥后撒上金、粉銀再繪制,這期間只有2、3分鐘的時機掌握,是決定成敗的關鍵。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曾描述:漆器如果不以昏暗作為條件是不可想象的黑色、褐色和紅色,是好幾重昏暗堆積而成的顏色,這里所指就是黑色在莊重之下的豐富,體現了“粹”的美學意境。八女提燈作品“澤泉”運用高盛蒔繪表現菊花的繁盛感,高盛蒔繪用厚蒔法用金銀粉描繪紋樣,堆疊形成立體感的漆藝技法;作品“大輪菊”采用輪島漆蒔繪技法,使用輪島出土的優質硅藻土(輪島底粉),結實耐用,漆面先用手工雕刻菊花紋,再在刻紋中嵌入金箔而成;作品“染井吉野”采用春慶涂技法,底色紅色,上塗多重透明漆,僅用沉金工藝繪制幾片櫻花紋點綴,并無過多鑲嵌修飾[11]。八女提燈作品蒔繪研究見表3。

  4結語

  物語是日本傳統文化與美學的重要特征。在工藝造物強調過程中,傳達故事、情感、觀念、信仰等文化意識,這種意識也是日本審美意識的根本所在。八女提燈作為日本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融合了和紙、書法、家紋、水墨、宗教、金銅、蒔繪、木作等多種工藝形式,其和紙、紋樣、蒔繪3大要素傳達了提燈“敬”、“念”、“粹”的美學意識,成為了代表日本風情的逸品,展現了日本獨特的無形文化魅力,對中國傳統工藝品的傳承創新也有很好的借鑒意義。

投稿方式: ·郵箱: [email protected]投稿時郵件主題請寫明文章名稱+作者+作者聯系電話
·電話: 24小時熱線400-6800558
期刊天空網 專業提供職稱論文發表的平臺 400-6800558 論文發表咨詢

最新文史論文范文

最新論文發表問題常識

各行職稱論文范文

文史職稱論文發表常識

推薦期刊雜志

合作期刊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 北京快3走势图形态 湖北11选5中奖玩法 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明日股票推荐 3月27上证指数 陕西十一选五玩法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直播 香港马免费、资料 加拿大西部快乐8